首页 俱乐部 城市分会 我的 文章
全部 讲稿 心得 公告 动态

樊荣强乱弹《论语》八佾篇04:坚决反对形式主义

首席小编
发表于 2021-11-22 17:14:07

mmexport8499f8ec2351f31613dda1bfc35e7f8a_1617330154899

文/樊荣强

《论语·八佾第三》第4节:

林放问礼之本,子曰:“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

首先看,林放问礼之本。林放是什么人?是孔子的一个弟子,名气不大,不管他了。他问,礼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?孔子有没有直接回答呢?好像没有直接回答。他是怎么讲的呢?子曰:大哉问!这个句子很有意思。就是说,你问的这个问题确实意义重大,是一个好问题。

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老师在课堂上讲课,台下有同学举手问:老师,我想问个问题,礼的根本是什么?然后老师说:嗯,你问的是一个好问题,是一个重大的问题。

顺便我说一下,在我们有些个公众场合讲话,有一个环节是现场观众提问。提问之后你要去回答,回答之前的,我们学一学孔子这样说“大哉问”,肯定、鼓励一下提问的人,说你问了一个好问题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,重大的问题,好,我接下来回答一下。这样子互动感很强,提问的人也感觉很兴奋,很愉快。

接着来看看孔子是如何回答“礼之本”的。他说,“礼,与其奢也,宁俭。”与其奢也的奢,是奢华、奢侈的意思,就是说,我们搞一些礼仪活动,搞得很奢华,很豪华,那样不好,还不如俭朴一点,简单一点。

什么意思呢?我们想想,搞一些礼仪活动,孔子那时候已经发现了,那个年代都喜欢把排场搞得很大,搞什么庆典活动,都搞得大阵仗,花很多很多的钱,整得很豪华。这对我们中国来讲,好像是几千年的传统了。2500年前孔子就在说,不要搞成那个样子。但是我们今天搞什么活动,还是喜欢这么办。看来这个传统是很难消除掉的,可能还会延续下去。只不过呢,我们时不时都要提醒一下,宁俭,简单一点、朴实一点、节省一点。

接下来他又讲到了,“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这里的丧,就是指办丧事。在这里,孔子是拿办丧事来举例说明“礼之本”,在简单一点,不要搞得那么奢华。礼与丧,这两个不是并列的。礼是从普遍意义上来讲的,而丧是举例说明。

关于丧事,孔子也讲到过“慎终追远”。那个“慎终”就是所谓的先人、去世以后,我们要跟他谨慎地办丧事。但是,一说到谨慎,就有可能大操大办,不大操大办,好像显得对先人不敬不孝,一定要做个样子给别人看。所以孔子说,“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

这里的“易”是什么意思呢?可以理解为周到,就是一个丧事的方方面面都安排得周到,但是,这个周到可能又与奢有关联了,就是很有排场。因此,孔子说,与其你办得很周到,很有排场,还不如“戚”——悲戚,就是忧伤的样子,而且是发自内心的、真正的忧伤。就是你的亲人去世了,重要的不是你那个丧事办得很周到,排场整得很大,而是你要真真正正地发自内心地悲伤,对逝去的亲人怀念、追忆、感恩,对不对?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因此,整体来讲,孔子所讲的礼之本,这个本是什么?其实就是我们真心的对别人有一种尊重,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,这才是礼之本,而不是外在的那些排场。

由此可以看出,孔子讲“礼之本”,他是在坚决反对形式主义。

钻石法则广告2
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购买

135 0

评论
一周热门
一月热门
意见反馈